當前位置:首頁>國內>財經
33家光伏上市公司發布三季度財報,其中17家營收同比下滑,22家凈利潤同比負增長
“531”新政持續影響光伏企業業績
2018-11-09 16:18  · 來源:中國能源報  · 作者:董梓童  · 責編:王長堯
  

  10月下旬以來,光伏行業上市公司陸續披露2018年第三季度財報。截至記者發稿,共有33家光伏行業相關上市公司發布了今年三季度報告,涵蓋光伏產業鏈上中下游。

  記者梳理這些三季度財報發現,與此前的半年報相比,第三季度光伏企業的整體經營情況并不理想,“531”新政仍在持續深刻影響光伏企業。

  業績下滑明顯

  2018年7-9月,在已發布季報的33家光伏企業中,有25家保持盈利,數量可觀。然而,在營業收入和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兩項指標上,本報告期與上年同期相比均有增長的僅有8家企業,與去年同期的23家差距較大;橫店東磁(股票代碼:002056)、中來股份(股票代碼:300393)以及亞瑪頓(股票代碼:002623)3家企業雖歸母凈利潤為正,但營業收入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協鑫集成(股票代碼:002506)、科士達(股票代碼:002518)、中利集團(股票代碼:002309)等8家企業營收實現了正增長,而歸母凈利潤縮減嚴重;剩余14家企業兩項指標均為負增長。

  據記者統計,今年第三季度,營收同比下滑的17家光伏企業總收入在105萬元至14.99億元之間,較去年同期下降7.35%-98.29%;凈利潤較同期下滑的22家企業實現凈利潤為-721萬元至2.24億元,較去年同期下滑26.44%至1968.27%。

  需要關注的是,位于光伏產業較前梯隊的企業,三季度報告也不樂觀。金剛線設備企業岱勒新材(股票代碼:300700),光伏組件企業協鑫集成、東方日升(股票代碼:300118),逆變器企業陽光電源(股票代碼:300274)等業績均有下降。

  以陽光電源為例,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17.49億元,歸母凈利潤為2.24億元,較去年同期分別減少43.58%和41.3%;2018年1-9月,累計共實現營收56.45億元,累計凈利潤達6.07億元,較去年同期下滑15.01%和19.16%。

  在業績預告中,陽光電源將業績變動原因歸結為,“受‘531’新政影響,三季度國內光伏裝機規模較去年同期下降,且去年光伏行業有‘630’政策搶裝,前三季度業績相對集中。”

  受“531”新政影響,光伏產業業績大幅下滑成普遍現象。

  在記者統計的其他32家企業中,有15家企業預測了2018年全年累計凈利潤數值,其中11家企業表示今年可能虧損或凈利潤呈負增長(見表1)。

  在三季報中,無論是盈利增長還是大幅虧損,大多數企業都將“531”新政列在凈利潤較上年相比發生重大變動的警示及原因說明中。并且,“EPC收入同比減少”“組件價格大幅下跌”“銷售量減少,收入減少”等一系列解釋也多次出現在企業第三季度報告中。

  現金流告急

  此前,有專家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指出,上市公司對于政策風險的反應格外敏感。“由于政策出臺在5月底,預計下半年,‘531’新政的影響仍將持續。部分光伏上市企業的業績還有‘大變臉’的可能。此外,由于制造業業務可獲得的現金流無法覆蓋管理成本、銷售成本和財務成本,部分光伏上市企業還可能面臨現金流危機。”

  記者注意到,在已公布季報的光伏企業中,有13家企業披露了報告期內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6家企業較去年同期相比呈負增長,其中拓日新能(股票代碼:002218)、*ST百特(股票代碼:002323)較去年同期分別下降98.45%和92.19%,而亞瑪頓的這一數值甚至達到了-305.77%(見表2)。

  與此同時,“剝離資產”“出售部分資產”等類似解釋在短期內給企業帶來大量收入的經營動作也頻頻出現在今年第三季度報告中。

  對于這一現象,集邦咨詢分析師曹君如告訴記者:“光伏上市公司的財報所顯示的營運衰退主要原因是市場需求疲軟,以及價格崩盤等兩大因素共同造成的營收減少。對供應鏈而言,訂單減少就會做出清除庫存、降低產出的決定,這樣的模式也會使現金流減少。第三季度許多廠家都在變現求生,因此部分持有電站的企業將電站轉售換錢,現金為王,借此度過這次難關。”

  雖然“531”新政限定了可獲得補貼的光伏電站規模,并鼓勵不需要國家補貼的項目,但此前列入國家補貼清單的項目不受影響,已公布季報的光伏上市公司大多都表示報告期內收到了國家發放的補貼款項。

  這是否是光伏企業的“短期救星”?記者試圖聯系部分已發布季報的上市公司,但均未收到回復。晉能清潔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楊立友表示,光伏行業是資金密集型行業,國家補貼的發放直接影響產業鏈內企業的現金流。由于補貼的一再拖欠,已造成比較嚴重的三角債現象。“‘531’新政后,企業現金流情況更不容樂觀,新一輪補貼的發放一定程度上可緩解企業現金流困境。”

  曹君如則認為:“由于此補貼預計將持續20年,因此會成為可持續性收入,對企業來說自然有利。但若這些已開始收取補貼的光伏企業受‘531’新政影響過深,那么國家補貼不一定能幫助他們度過難關,可能還會有企業選擇出售這些已經可以賺錢的電站資產。”

  種種跡象表明,“531”新政對于光伏企業的影響在持續釋放。

  苦練內功成要義

  其實,在“531”新政頒布后,光伏企業傳出各種聲音,甚至部分行業內人士開始疑慮國家對于光伏產業的定位發生了變化。

  對此,國家能源局立即回應,光伏是未來能源變革的主力軍,能源局發展中國光伏行業的決心沒有動搖。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光伏發電新增裝機連續5年全球第一,累計裝機規模連續3年位居全球第一。截至2018年9月底,全國光伏發電裝機已達到16474萬千瓦。

  國家能源局相關負責人曾公開表示,光伏發展在取得顯著成績的同時,也遇到了一些困難和問題。截至2017年底,累計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缺口累計達到1127億元,其中光伏補貼缺口455億元,占比約40%,且呈逐年擴大趨勢。隨著光伏發電的迅猛增長,一些地方也出現了較為嚴重的棄光限電問題。在國內光伏發電市場高速增長的刺激下,光伏制造企業紛紛擴大產能,光伏制造產能過剩問題、產品和電站建設質量問題也有顯現。

  因此,“531”新政頒布后,不少專家、學者及分析師表示,雖然短期內光伏企業將面臨不小的挑戰,但在全球氣候變化、能源轉型的大背景下,發展可再生能源已成共識,為了增強光伏發電的競爭力,盡早實現平價上網,“531”新政的頒布有助于提高行業門檻,進一步淘汰落后產能,產業結構也將不斷優化,具有積極意義。

  從三季報來看,已有企業開始順勢調整。中環股份、橫店東磁等企業表示,通過提升工藝技術、拓寬產品適應性、優化產品結構等多種途徑降低生產成本,保持產品市場競爭力,從而提升盈利能力。

  “讓光伏發電比一般市電更有價值。”曹君如也肯定了企業苦練內功、加速平價上網的重要性。而對于第四季度預期,她表示,因應用領跑者項目及歐、澳洲市場的需求,地方性補貼的分布式光伏以及無補貼項目等類型的需求可能遭到排擠,預估需求量不會高于第三季度。

  而對于社會上“光伏+電改”的期待,有業內人士表示,2017年以前,新能源對主網的影響微乎及微,但隨著用電需求的不斷增長、新能源的不斷發展,以及未來(大約在2030年前后)大量煤電機組的退役,新能源將迎來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電網的并網接納能力也將隨之增強。

中國能源網 http://www.cnenergy.org
新聞立場




94%
6%
相關閱讀
【稿件聲明】凡來源為中國能源報(能源網—中國能源報)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能源報所有,未經 中國能源報社書面授權,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video
503604249086294579.jpg
248393539728826338.jpg
590825454915592194.jpg
729927665644342725.jpg
interview
exhibition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臺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新媒體大廈 聯系電話:010-65369450(9491)官網 QQ群253151626

郵箱: [email protected] | 京ICP備14049483號-3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025號 | 中國能源報社版權所有2009

上海快3近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