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煤炭>煤炭市場
山東逐步降低煤炭依賴,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煤炭消費量降6.6%
2018-02-08 08:35  · 來源:中國能源網  · 作者:別凡  · 責編:王長堯

  連續多年增長之后,山東煤炭消費總量終于迎來下降。 

  山東省政府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山東加快能源結構調整,規模以上工業煤炭消費量下降6.6%,創十多年來年度最大降幅。 

  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原主任李俊峰2月1日在由山東省科學院承辦的第115期泰山科技論壇上表示,山東能源結構改善是一項長期任務,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有每年減少1-2個百分點的決心,長期堅持才會有效果,至少需要15-20年的不懈努力。 

  減煤壓力大 

  作為用煤大省及《重點地區煤炭消費減量替代管理暫行辦法》(下稱《暫行辦法》)重點產煤地區之一,山東近年來減煤壓力巨大。 

  根據《暫行辦法》,山東2017年的煤炭消費總量要比2012年減少2000萬噸。但在多數重點地區按時甚至提前超額完成年度減煤任務的同時,山東近年來的煤炭消費量卻不降反增,2015年、2016年全省煤炭消費總量分別比2012年增加694萬噸和706萬噸。環保部于今年1月公布的《中央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山東省反饋督察情況》直指山東省發改委與經信委減煤壓鋼工作“推進不力”。 

  山東煤炭消費量長期位居全國前列。權威數據顯示,2015年,山東煤炭消費總量約占全國十分之一,位居全國首位,煤炭在能源消費總量中比重達80%左右,比全國平均水平高15個百分點。 

  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2017年是《暫行辦法》的收官之年,但具體各重點地區煤炭消費減量替代完成情況,目前因數據收集還不完整,尚不能下定論。相關結果預計會在今年6月份左右公布。 

  記者梳理資料發現,山東2017年38237萬噸煤炭消費量相比2012年的40233萬噸,基本實現了“減少2000萬噸”的目標。 

  但李俊峰對記者表示,從嚴格意義上講,山東減煤的任務并沒有完成,2017年的突擊減煤十分倉促,如果從2013年就開始著手減煤,壓力就不會那么大。 

  山東省科學院科技發展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勇認為,近年來山東煤炭消費量不降反升主要與該省產業結構偏重,電解鋁、化工和鋼鐵行業較快發展有關。以煤炭消費大戶魏橋集團為例,2013年以來,該集團違規建成45臺機組,濱州市始終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由于大量燃煤電站投運,導致煤炭消費量大幅增長。 

  行政作用強 

  山東前幾年雖未實現《暫行辦法》設置的年度目標任務,但2017年能達到十多年來最大降幅已實屬不易。這其中,政府部門“有形之手”的作用尤為明顯。 

  為有效推動煤炭消費減量替代,2017年7月底出臺的《山東省2017年煤炭消費減量替代工作行動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提出,將通過落實重點行業、重點企業壓減煤炭消費,實現年內全省凈壓減煤炭消費量2706萬噸以上。 

  《方案》一出,輿論嘩然。因為山東2017年上半年煤炭消費量未現明顯下降。所以,事實上2706萬噸的減煤量都壓在了下半年。 

  彼時,多位業內人士認為,要保證完成2017年任務,行政手段是必然措施。 

  事實也的確如此。據山東省政府副秘書長魏華祥介紹,2017年,山東積極爭取國家同意采用替代關停辦法,用合規低端產能置換留存違規高端產能,全省共關停電解鋁產能322.25萬噸,超額完成任務。 

  除違規電解鋁遭政府關停之外,有消息稱,山東境內的數臺超臨界、超超臨界燃煤發電機組也在2017年底因減煤指標而被迫停機。 

  相關數據也印證了這一消息。根據山東省政府發布的數據,2017年,該省規模以上工業發電增速為-4.5%,電力消費連續5個月下降。 

  在全國用電量增長3%以上情況下,山東從2017年8月開始用電量下降,從側面反映出山東在環保整治、保煤耗下降達標以及關停措施方面,遠嚴于全國平均水平。 

  而過度依靠行政的減煤措施也讓用煤企業“不知所措”。 

  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上年,“2+26”山東某通道城市原本用燃煤鍋爐的一家毛紡廠用兩個月時間換成達到超低排放標準的煤粉鍋爐,準備生產之時又被告知需換成天然氣鍋爐。四個月更換完成之后,部分工人已另謀出路。而到了冬季,因天然氣荒,企業用氣又被限制以保民用。因環保、減煤一系列“折騰”導致的損失,只能企業自己承擔。 

  記者了解到,山東相關政府部門已意識到2017年末未完成減煤指標而過多采用行政措施的現象,將在未來規劃中盡量避免這一問題。 

  減煤與經濟發展不可偏廢 

  但是,對于煤炭依賴較強的山東來說,如何在減煤同時避免“傷及”經濟、社會發展是亟需解決的問題。因為電解鋁、化工、鋼鐵等行業的較快發展在導致煤炭消費居高不下的同時,也形成了龐大的產業集群、貸款規模和就業人數,是區域性經濟發展主要貢獻者、發展動能和優勢所在。 

  如魏橋集團在濱州市形成了紡織、鋁電兩大產業集群,下設企業2000多家,綜合年產值5000多億元,解決就業近30萬人,為濱州市直接貢獻了半數以上的生產總值,2000億元的信貸規模占到了當地金融機構信貸總規模的半數以上。 

  國家層面的支持政策或許可以為山東解決這一問題帶來契機。國家發改委近日印發了《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新舊動能轉換期,給山東能源結構調整也帶來機遇。 

  但是,減少煤炭用量是否會增加用能成本?對此,李俊峰表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是能源發展的大趨勢,企業必須適應這種變化,不能指望以消費低成本且高污染的能源來維持競爭力。至于農村地區能否負擔天然氣等清潔能源,是城鄉協同發展必須解決的問題,農村不應是能源清潔化的死角。 

  周勇則表示,山東在減煤控煤、新舊動能轉換過程中,一方面要避免對舊動能采取急剎車可能給經濟發展、就業及金融帶來的風險,另一方面必須頭腦清醒、目標清晰地向著新舊動能轉換方向努力,要避免沒有新動能或新動能發展很不充分的情況下,對舊動能簡單壓制,造成經濟失速、社會失衡。 

  而對于減煤過程中“留下來”的煤炭,山東省政府節能辦副處長高峰表示,煤炭在國民經濟中仍有舉足輕重地位,減煤應是減少高硫煤、劣質煤,使用清潔煤,而且有效地把它“吃干榨凈”。 

  李俊峰則認為,煤炭最好作為能源利用的原料,合成市場需要的一些產品使用,必須實現清潔化,進而實現低碳化。“從這個意義上講,清潔化和低碳化是煤炭作為能源的唯一出路,否則就沒有未來的市場。”李俊峰坦言。 

中國能源網 http://www.cnenergy.org
新聞立場




94%
6%
相關閱讀
【稿件聲明】凡來源為中國能源報(能源網—中國能源報)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能源報所有,未經 中國能源報社書面授權,禁止進行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video
503604249086294579.jpg
248393539728826338.jpg
590825454915592194.jpg
729927665644342725.jpg
interview
exhibition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臺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新媒體大廈 聯系電話:010-65369450(9491)官網 QQ群253151626

郵箱: [email protected] | 京ICP備14049483號-3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025號 | 中國能源報社版權所有2009

上海快3近100期走势图